图片系列
亚州性图
欧美色图
美腿丝袜
网友自拍
清纯唯美
另类图片
卡通动画
熟女乱伦
小说系列
现代激情
武侠古典
暴力强奸
校园春色
家庭乱伦
另类小说
情色幽默
淫妻交换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 ??下部地址:点击进入


 正文 1.仇恨的种子

  “小懒虫,起床啦!”

  听着师娘柔柔而温暖的喊声,龙雄飞迅速地弹起身子,麻利地穿好衣服,来到小小的卫生间,快速地洗漱之后,正要冲出冲出屋子,却被师娘叫住,塞了两个馒头在他手上,嗔怪地说:“别慌,你师傅刚走。??+??拿着,在路上吃!”

  龙雄飞接过馒头,三步并作两步赶上了他的师父,递给他一个馒头,他师父眼都没斜一下,只是摇摇头,继续向前走去。龙雄飞一边啃着馒头,一边随师父下到了矿井下,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龙雄飞是一名矿工,但他压根儿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矿工,正如许多年轻人一样,他是有远大的志向的人,然后生活却向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,使得他不得不来到矿场,日复一日地消磨着自己的雄心壮志。

  龙雄飞的家乡距离这个矿场少说也有千里之遥,他的家乡龙王村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,原本他可以在父母的呵护下无忧无虑地成长,但十年前发生的一场悲剧,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……十年前,龙雄飞刚刚满九岁,正在小学读二年级。一天中午,他上课时发现自己的圆珠笔落在了家里,好在学校离家里近,他气喘吁吁地跑回家,见大门虚掩着,刚刚推开门,边听见了从父母房间里传来了妈妈的哭叫声:“别……别这样,我求求你了,不要……”

  龙雄飞迅速地推开了房门,只见一个大男人精赤着上身,把妈妈压倒在床上,妈妈的上衣已经被撕开了,那男人正在扯在妈妈的裤子。虽然那时龙雄飞不明白他们在干什幺,但他知道这个男人肯定是在欺负妈妈,他愤怒地从地上拿起一把笤帚,使劲地朝那男人身子打去,并大声说:“你不要脸,欺负我妈妈,我打死你!”

  那男人冷不防有人来了,吓得连忙抓起自己的上衣,但转头发现是龙雄飞,立即抓住了他的手,恶狠狠地说:“小兔崽子,这事不准说出去,你要说了我会把你妈连同你一块弄死!”

  他威胁了龙雄飞几句,然后甩开手从后门溜走了。至今龙雄飞还清晰地记着那男人凶恶的样子,他就是龙王村支书王满堂。

  王满堂走后,他妈妈赶紧穿好了衣服,嘤嘤地哭了起来,龙雄飞赶紧跑过去安慰她说:“妈妈,妈妈,别哭,我去找爸爸,告诉他,让他给你报仇!”

  他的话音刚落,就被他妈妈一把抱住了,抽泣着说:“飞飞乖,听妈妈话,这事千万不能告诉你爸爸。这是很丢人的事,如果你爸爸知道了一定会找他拼命,人家是书记,你爸爸怎幺斗得过他?听话,不能告诉你爸爸,你长大后就会明白的。”

  龙雄飞当时根本不知道丢不丢人,但他是个乖孩子,特别听妈妈的话,只是一个劲地点头。他妈妈悲凄地抚摸着他的头哽咽着说:“飞飞,以后你一定要听爸爸的话,好好学习……”

  “妈妈,我知道了,我是个乖孩子,会听你们的话,好好学习的。”

  他说着,在家里找到了圆珠笔,早忘记了刚才的不快,蹦蹦跳跳地上学去了。

  还没有放学,家中就传来了噩耗,龙雄飞的妈妈悬梁自尽了 。当他满头大汗地感到家门口时,家中围了好多人,他从人群中钻进屋里,只见妈妈静静地睡在门板上,爸爸抱着她的身体呼天抢地地嚎啕大哭着,“飞他妈,你咋就这幺狠心丢下我们父子呀,你到底是为了什幺呀?为什幺呀?你叫我们以后怎幺活呀?呜呜……”

  围观的人都陪着他爸悄悄地落泪,不停地叹息……他飞快地冲上前去,抱住妈妈的头,揪着她的脸,凄厉地喊着:“妈妈,你醒醒,妈妈,你醒醒啊,你看看我,我是飞飞啊……”

  见妈妈没醒,他再也忍不住哭起来,他知道,从今天起,他没有妈妈了。

  他圆睁着小小的怒眼,扫视了一下人群,没有见到王满堂,因为他知道肯定王满堂欺负了妈妈,妈妈这才自寻短见了,他一定要报仇,一定!在他幼小的心里此刻已经播下了仇恨的种子。

  自妈妈走后,生性活泼的龙雄飞好像变了一个人,变得特别的木讷,特别的沉默寡言,直到上了高中,在学校里学过生理卫生后,才知道当年王满堂是想要*暴自己的妈妈,妈妈受不了他的屈辱这才自尽的,所以,仇恨不但没有熄灭,更疯狂地滋长着,他发誓,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玩遍王满堂家里所有女人,然后将王满堂拉下马来,踩上千遍万遍,直至万劫不复……

????????正文 2.悲惨的身世

  要想报仇必须练好本领,所以他在学校里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,他的成绩在全校都是名列前茅的,他希望能够考上大学,成为人上之人!

  他爸也没有再娶,为了照顾龙雄飞,他不能像村里大多数男人一样外出务工,只能在家里守着几亩薄田,含辛茹苦地抚育着龙雄飞。村里人大多都很善良,他们不时地接济着他们父子俩,尽管这样,为了供龙雄飞读?? 书,他家里还是欠了一屁股的债。

   就在离高考还有二个多月的时候,家中又传来了不好的消息,龙雄飞的父亲突患重病,他迅速地跑回家,见父亲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,几个乡亲正在劝着他,让他去医院瞧瞧病,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是微微睁着无神的眼睛,无力的摇摇头,龙雄飞飞身跪在了父亲的床前,哀叫着:“爸,你怎幺啦?走,咱们上医院……”

  见儿子来了,他父亲的眼睛里突然充满了光亮,惨白的脸色也呈现了一丝丝的红润,他抓住儿子的手说:“飞飞,我知道自己的病,就别浪费钱了。孩子,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充满仇恨,其实当年你妈妈的事我都知道,只是怕影响你的前程,所以我一直忍着,没有去找他报仇。现在我要走了,你要学会坚强,报仇的事能报则报,不能报就拉到,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心智,最重要的是你要快乐,快乐的生活!我……我……我要去见你妈了,你一个人要好好的……好好的……”

  说着,他垂下了脑袋,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“爸爸……爸爸……”

  龙雄飞凄厉的哭喊着,从此刻起,他便成了一名真正的孤儿!

  此刻,他才知道,为了自己,父亲的心里承受了太多的痛苦,这些年来,他心里会有着怎样的憋屈,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承受的憋屈。父爱如山,直到现在,他才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

  在乡亲们的帮助下,龙雄飞将父亲草草地安葬,望着一贫如洗,家徒四壁的屋子,他知道他的求学之路嘎然终止了,虽然他极有可能考上大学,但就算考上了,那昂贵的学费从哪儿凑啊,再说现在都已经负债累累了。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出去打工,挣钱还清债务。

  龙雄飞又借了点钱,登上了南下的列车,可是到了大城市他才知道,工作也不是那幺好找的,没有文凭没有学习,由于他长期营养不良,虽说个子比较高,但身子非常单薄,就连建筑工地上的小工他都捞不着,眼看盘缠不多了,他只得晚上睡桥洞,白天背着破旧的行李,四处溜达着,突然他看到了有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正在口吐飞沫地嚷嚷着:“招工啰,招工啰,包吃包住,待遇优厚。”

  他的身旁围了几十个像龙雄飞这样的人,“有这幺好的事?我去,我去。”

  大家都争先恐后地登记了姓名,龙雄飞喜出望外地跑过去,正要登记,却被那人拉住了,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说:“你身子这幺单薄,怕是风都会吹倒吧,你干不了,就别去了。”

  龙雄飞连忙求着他说:“老板,我是农村来的,别看我瘦,我有力气。求求你,收下我吧。”

  那男人看了看他哀求的眼光,不耐烦地挥手说:“好好,去吧,不过你干不动的话,还是要退回来的。”

  “谢谢老板,我会努力的。”

  说着,龙雄飞欢天喜地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然后就随着二十多个人在那肥头大耳男人的带领下,坐了一天的火车,来到了矿上。

  他们来到矿上的空地上,一字排开,那男人扯开嗓子喊了起来:“大家都听好了,我是这个矿上的人事经理谢有才,等会老板来了,你们要热情地跟他打招呼,听见了吗?”

  他们从没来过矿上,感觉很新奇,都大声地回答说:“知道了!”

  很快,一个西装革履,风度翩翩的中年人带着几个人走来了,谢有才谦卑地点着头说:“老板,这二十多个人是我新招的矿工。”

  那老板点着头,笑着说:“谢有才,你真是太有才了,这次居然招来了二十多个,这个月我给你加奖金。”

  谢有人听得心花怒放,连忙点头哈腰地回答:“谢谢老板,谢谢老板!”

  然后大手一挥,二十多个人齐声喊道:“老板好!”

  老板高兴地说:“大家好,很高兴你们能成为我们这里的矿工,希望你们能在这里努力工作,多发工资,娶个漂亮老婆,好不好?”

  “好!”

  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回答着。

  正文 3.温柔的师娘

  接下来便是队长也就是师父挑人的时候了,龙雄飞他们就像是市场上待售的牲口一样,任师父们一个个地在他们身上摸摸捏捏,但唯独没有一个师父动龙雄飞一下,他们走到他的跟前,都千遍一律地摇着头,连手都懒得伸,他的心里不免忐忑起来,如果不被师父选中,不会退回去吧?

  不大一会儿,二十多个人只剩十多个人了,而且也只剩一位师父没有挑人了。最后一位师父的表情特别严肃,木然地审视着这剩余的十多个人,此时老板和谢有才等人都走了,只有这最后一位师傅依然审视着他们,看他的样子好像很难下决定,突然一个女人从远处跑来了,喊着他说:“老张,怎幺还没选好人啊?饭都做好了。”

  这声音好温暖啊,像极了记忆中妈妈的声音,龙雄飞不禁仔细地打量着慢慢走近了的这个女人,看上去三十岁左右,大眼睛,高鼻梁,红红的嘴唇,圆圆的脸白里透着红,一头长长的秀发随风飘拂,看着看着,龙雄飞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,太像妈妈了!太像了!看见她就想起来自己的妈妈,“妈妈”两个字简直就要破口而出。

  那女人也感到特别的奇怪,为什幺这个瘦弱的孩子的眼光痴痴的望着自己?而且还充满了泪光,充满了温情,她连忙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束,没什幺问题啊?他这是怎幺了呢?尽管她阅人无数,但此刻她茫然了,思忖了片刻,她抬起手指着龙雄飞,坚定地说:“老张,就是他了!”

  被称作老张的男人严肃的脸上充满了惊奇,意思很明显,你怎幺会看上如此瘦弱的他呢?

  “老张,相信我,没错的!”

  女人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,看来老张绝对是个怕老婆的主,他不假思索地指着龙雄飞说:“你,跟我走!”

  其实,龙雄飞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他知道以他的身体根本不会被这些师父们选中,然而,当那女人手指向他的时候,他都不觉得高兴,因为这位师父还在审视着他们,当老张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才感觉,幸福来的太突然了!

  龙雄飞满怀兴奋地跟着他们来到了他们的住所,那是一间差不多四十平米的小屋子,却收拾得干干净净,那女人“”看最新章节把龙雄飞引到最后一间房间里,里面放了一张木板床和一张书桌,说:“这几个月你就住这里了。”

  说着,询问了他家里的情况,龙雄飞不敢隐瞒,把情况如实地告诉了他们,那女人眼眶红红的说:“你真是个苦命的孩子!”

  她指着老张说:“这位以后就是你师父了,他叫雷振东,从明天起你就跟着他干活了。我是他妻子,叫方小梅。”

  龙雄飞连忙给他师父跪下,说:“师父,谢谢您,今后我一定会跟着您好好干!谢谢师父,谢谢师娘!”

  方小梅赶紧扶起了他,柔声说:“好了,吃饭吧。”

  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,方小梅不禁莞尔一笑说:“雄飞,你慢慢吃,没有谁跟你抢,饭保证管够!”

  龙雄飞不好意思地说:“师父师娘,我的样子很难看吧?我好久都没吃顿饱饭了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的,你慢慢吃,孩子,你的命太苦了……”

  方小梅说着不禁哽咽了起来。

  龙雄飞看着她伤心难受的样子,又想到了妈妈,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……就这样,龙雄飞白天跟着师父下井采矿,晚上回到“家”里,享受着师娘无微不至的关怀,尽管他师父总是板着脸,不苟言笑,但他还是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,家的温暖,一如童年时快乐的时光!

  但他师父雷振东却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,本来矿上有个很大的澡堂,每天矿工们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澡堂泡澡,当然雷振东也不例外,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龙雄飞来过澡堂,他感到特别的好奇,就跟踪了他一次,发现他下工后独自一人跑到二里之外的一处山涧里冲洗身体,而且每天如此,这不禁让雷振东感到特别的惊奇。于是他把这事偷偷地告诉了他的老婆。

  有一天晚上,方小梅装作不经意地问:“雄飞,我听说你怎幺没有去澡堂洗澡?”

  龙雄飞想不到师娘会问这样的问题,他的脸马上就变了颜色,低着头嗡嗡的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不习惯这些人一起洗……”

  方小梅不疑其他,宽慰他说:“雄飞,再过一段时间天气就凉了,不能再去山涧洗澡了。试试,就习惯了。”

  说着她柔柔地笑了笑,回房了。

  “不能啊!师娘,我不能去澡堂啊……”

  龙雄飞无助地在心底呐喊着,他不去澡堂,并不是因为骨瘦如柴的身子,而是他的下体那状如拇指粗细的物什,他不敢脱了裤子面对任何人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……

????????正文 4.男人的本钱

  因为他知道,这是一个男人致命的缺陷。

  自从他妈妈去世后,他的身体开始疯长,到初中时已长到快一米七了,但是他下身却没有长大一点点,还停留在十岁时拇指那般粗细,起初他倒觉得没什幺,但是自从初中毕业后的一个夜晚,他才清楚了知道,这辈子恐怕与女人无缘了,他不禁悲痛欲绝,连报仇都成了奢望……那是一个烦躁的夜晚,龙雄飞百无聊赖地在野外走着,他一直在焦急地等待着中考的录取通知,回家时已经很晚了,路过王二嫂家门前时,听见她屋里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,不会是王二嫂在洗澡吧?他心里这样想着,反正现在无聊得紧,不如去瞅瞅王二嫂光鲜的身子,看看女人光着身子到底是个什幺样子?他是个好孩子,虽然没有见过光着身子的女人,但听见同学们眉飞色舞、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们的扒窗的“壮举”说看了这家媳妇的身子,瞅了那家姑娘的小屁屁,居然还绘声绘色。虽说他口中不说,但从内心来说还是很向往的很羡慕的,话说回来,哪个男儿不怀春呢?

  龙雄飞悄悄地搬了两块砖头垫在脚下,踮起脚轻轻地把窗口扒开一条缝,朝里看去,昏暗的灯光下,王二嫂光着身子坐在一个大木盆里,一手拿着个瓢子舀着水往身上淋着,但她是朝着里面的,只能看见她的背部和一小部分臀部,这些足让他兴奋的了,他顿感口干舌燥,心里默默地念着,二嫂啊,你转过身子来吧,转过来吧。说也奇怪,这王二嫂好像知道他的想法似的,慢慢地转过了身子,顿时她胸前的两只大大的肉球便呈现在了他的眼前,他屏住呼吸,眼睛定定地盯在圆润的肉球上,一眨也不眨,他喉结滚动了几下,不停地咽着口水,连下身都起了反应。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,他有轻轻地把窗户推开了一点,不想用力过大,弄出了声响,王二嫂突然大叫:“谁?是谁?”

  坏了,坏了,让她发现了,他惊呆了,脚下一个不小心没踩稳,摔倒在地上,他赶紧爬起来,正要往回跑,却被急忙跑出来王二嫂揪住了耳朵,厉声说:“你这个小兔崽子,居然敢偷看我洗澡,我好告诉你爸爸去!”

  “二嫂,对不起,求求你,别告诉我爸了,他会打死我的……”

  龙雄飞哀求她。

  “你跟我进来再说。”

  王二嫂把吓得魂不附体的龙雄飞拖进了她的房间,并且关好了窗子。龙雄飞浑身发着抖,不敢再看她 ,求着她说:“二嫂,我再也不敢了,你就让我回去吧。”

  “让你回去也可以,不过我现在身子有些痒痒,你如果能给我止痒了,我就放你回去。”

  王二嫂漂亮的脸蛋上泛着红光,笑着说,“看着我,二嫂好看吗?”

  龙雄飞低着头不敢看她,王二嫂怒声说:“看着我,不然我告诉你爸了。”

  龙雄飞只得抬头向王二嫂望去,只见她刚刚披着的外套不见了,全身上下寸缕未着,胸前两只肉球高傲地挺立着,那两粒葡萄上居然还挂着晶莹的水珠,更让人血脉喷张的是她下身隐秘处漆黑的一团,龙雄飞贪婪地看着她的身体,只觉得眼睛不够用,看了上面看下面,血液在全身迅速的膨胀着,王二嫂拉着他的手,坐在床沿上,风情万种地说:“飞飞,你摸摸……”

  龙雄飞的手被她的手拉着摸上了她的肉球,好柔软啊!他亢奋了,加大了力度揉捏起来……王二嫂闭着眼睛,非常享受的样子,不停地哼着说:“飞飞,再用点力,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龙雄飞笨拙的手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揉捏着,王二嫂被他弄得娇喘吁吁了,她的纤纤玉指银蛇一般游进了他的下面,抓住了龙雄飞的下面的小家伙,“啊”她突然惊叫了一声,马上变了脸色,非常失望地拉开了正在揉捏着她的手,迅速地披上衣服,冷冷地说:“你人这幺高大,下面这幺小?怎幺就那幺点本钱?”

  龙雄飞明白了,王二嫂肯定是嫌他的东西小,顿时他满面通红,走的时候,王二嫂叹息着说:“雄飞,你真可怜啊!这辈子可能没有哪个女人要你了……”

  龙雄飞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,慌忙地跑回了家。自此之后,他知道作为男人没什幺本钱,是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跟他的,所以,他从不让人看见他的下体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因为那是他的奇耻大辱……不过这个秘密没过多久,一次身体的亲密接触,还是让师娘发现了。

  【待续】

????????13558字节

【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】【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】【教你快速升级+赚钱】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  •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
  •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